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狐狸精

-----正文-----

那天在云枝面前大逆不道地自渎过一次之后,连着几天琅琊都没能见到云枝的好脸色,二人虽然共住一间房,但云枝从不正眼瞧琅琊,就连开始说好的调教也搁置了。

琅琊时常把花拿出来看,花朵依旧没有枯萎迹象,但是已经不如开始鲜活。

鬼蜮总是阴森森的,分不清白天黑夜,阁内香烟阵阵,琅琊每日观察楼里大小事宜,终于挑了一日阁中闲暇时摸到云枝榻边。

云枝睡得正熟,他眉目淡静,睫羽稠密,面颊一片熟睡的红晕,琅琊蹲在他身边,抬手捏了个法诀封住他神识,确认人不会醒过来,他才扣住云枝从被子里伸出的那一小截手腕。

仙魔殊途,他不能用魔气探查云枝现在根骨如何,只好把脉。

他的腕骨凸起一小块,缚龙索还乖顺地贴在腕上,只是与普通绳索毫无区别,看不出半点灵力波动,琅琊根据脉象探查一遍,才发现云枝此刻阴气入体,不仅毫无仙气,身体孱弱连凡人都不如。

琅琊是魔,他无法为云枝驱除阴气,望着云枝睡颜,平白生出一丝不甘来。

恰在此时云起从他前襟钻出来,亲昵地往云枝颈上盘,孩子年幼黏母亲也是常情,许久不见,更是想念,云起叼着他的手指玩儿,琅琊则趁他睡着,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
地府鬼众甚多,若忽略掉每个人身上的森森鬼气,竟如凡间一般一派和睦,琅琊挑了栋有说书师傅在的茶楼坐下,听他在上面用醒木拍桌,讲五千年前鬼王与一位天神缠绵禁断的绝恋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biqushuwu.org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