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2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“你应该更在意你自己,安迪。”那个柔和而骄矜的女声缓缓道。

-----正文-----

在一个普通而晴朗的日子里,这家旅店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。

那时店主向伙计干巴巴念着报纸上的新闻——城里一座独栋房子失火,现场发现了两具烧毁的尸体,其中一位疑是年轻的阿盖尔森伯爵。

这位客人就在这时走进门口。他好像怕光,戴着个大墨镜,领子高高竖起,褐色大衣过于宽大几乎像个布袋子裹了全身。当他对旅店老板说话时,声音嘶哑而漏气,像是竭尽全力发出那虚弱无力的声音。

这人给了足足两个金币作为定金。

他的要求也非常奇怪。他只要求每日一定要送报纸上来,并且带一壶水和面粉,不需要黄油也不需要一切沾荤腥的东西。

第一日店主是亲自送上房去的。他终于看见了那个人的样貌。没有他想得那么不堪。也没有想象中脸上有奇怪的麻子、脓包、溃烂,以及不会间断的咳嗽。

这个奇怪的客人瞳色居然是霾蓝的,是他一身灰扑扑的打扮和深色的发色中突兀地一抹颜色。他看上去什么都好,样貌端正,就是脸实在太苍白了,白得像雪。

他死气沉沉地歪在床上,那双眼睛倒是睁着,可也不会动。老板喊他,将盘子放在桌上,转过身和他搭话。他活似在另一个怪诞的国度里,没有任何的反应——若不是他的胸膛还有起伏,老板几乎以为这渗人的家伙已经猝死了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lengmen.org

(>人<;)